当前位置:主页 > 荟萃快报 >胡一帆 亚洲经济见顶 衰退风险仍低

胡一帆 亚洲经济见顶 衰退风险仍低

发布时间:2020-07-31  作者:   分类:荟萃快报  
胡一帆 亚洲经济见顶 衰退风险仍低

当前经济增长仍然稳健,然而北亚地区面临着关税及周期性隐忧,中国正经历去槓桿带来的阵痛期,而部分东盟市场则笼罩在利率及油价上升的压力之中。这些因素可能让2019年亚洲增长放缓,但放缓幅度取决于上述疑虑的发展速度与严重性。

整体经济增长仍稳健,亚洲地区普遍见到投资增长加速。投资驱动了东盟国家的基础设施增长,在北亚地区则带动了企业尤其是IT板块的增长。不过,鉴于贸易放缓、保护主义抬头、政策利率走高,以及中国持续推进去槓桿,预料亚洲增长将温和放缓。

我们预计2019年亚洲实际GDP将增长6%,出口趋势、官方外滙储备和货币供应、贸易关税风险和工业生产增长减速,都表明未来经济增长将放缓。不过,重要的是经济衰退的风险仍然很低。

贸易已经开始放缓

无论有没有这场贸易争端,实际出口增长一直是亚洲经济的重要晴雨錶。在2016至2017年的强劲周期性复甦之后,出口增长开始放缓。此外,我们认为,亚洲出口的关键驱动力──G3经济体(美国、日本及欧洲)的工业生产也达到周期顶峰。在新的关税影响发酵之前,亚洲出口增长已在第二季度减弱,回到了两年来8%至9%的趋势水平。即使关税争端温和收场,美国、欧盟和中国经济增长放缓也将导致2019年出口减少。今年到目前为止,亚洲地区的PMI出口订单分项指数仍表现不错,但中国的相关指标明显走弱。

美中关税带来深远影响

美国中期选举之前,关税仍然是瞩目的焦点。美国近期宣布将对额外2000亿美元的中国出口商品加徵10%的关税,并从现在至8月份徵求公众意见。这批关税在9月实施的可能性愈来愈高,而中国也很可能加以报复。倘若这种情况成真,意味着关税争端快速升温,可能会加剧出口放缓的幅度。儘管如此,我们仍然认为,这对中国取得高科技产品的渠道,以及对複杂IT供应链的冲击应有限,这也是我们的基準情景。因此,虽然贸易前景的逆风吹起,我们预期中国仍能保持相对稳健的增长势头,尤其是政府政策最近已经转向积极宽鬆。

美国还有一项可能影响到多边国家的举措,那就是根据第232条款提高进口汽车关税。鉴于韩国和日本在美国汽车市场的份额较高,此举对这两个国家的影响最为显着。我们的初步计算表明,中美关税对亚洲贸易的冲击以及汽车关税上调两项因素,可能导致亚洲经济增长在2019年减少0.2个百分点至6%,并可能导致全球採购趋势的长期转变。

区内央行急步加息

利率走高也是(中国以外)投资者高度关注的议题。当前加息周期大约过半,预计今年亚洲(中国以外)政策利率还会再上升40个基点,而至2019年底时,美国利率将再上调100个基点至3.0厘。更重要的问题是如何看待利率上升。

私人範畴对利率走高的反应是重要的观察点,M1实际增长和官方外滙储备则是有用的先行指标。美国加息之后,经过一段时间的滞后期,亚洲当地利率也会随之上升,导致支出暂时减少,投资者转而持有更多外国资产。接着,GDP将会经过一段时间的放缓。由实际M1增速以及外滙储备下降,可以看出上述转变正在发生,特别是在中国、印尼、印度和韩国等经济体。然而,由于当地银行体系稳健,经济放缓应属温和。

印度、印尼和菲律宾等外部赤字较高的经济体,利率风险也较高。至目前为止,这些经济体的央行加快了加息步伐,而且,只要贸易逆差继续扩大(因基础设施进口和油价上涨所推动),这种趋势还会持续。滙率持续走软导致输入性通胀压力上升,并可能导致这些国家的央行较预期更快收紧货币政策。我们预计这些经济体2019年的建筑和投资周期将有所回软。

中国政策转向积极宽鬆

政府在7月23日的国务院常务会议释放出政策转向积极宽鬆的讯号,以缓和贸易摩擦和经济下滑的风险。货币政策已有所放鬆,通过降準等措施保持流动性合理充裕,扩大中期信贷便利的抵押品範围。监管方面,最近出台的资管新规细则和意见稿对非标资产和理财产品的过渡期、估值方法等细则有所放宽,比如公募基金在满足一定条件下,可投资非标债券资产及适用摊余成本法的产品範围有所扩大。

财政政策将更加积极,加快地方政府专项债券发行以为地方基建筹集资金,更多的减税措施也在议程中。此外,政府将加快国家融资担保基金出资到位,努力实现每年新增支持15万家小微企业和1400亿元贷款目标;在交通、油气、电讯等领域推介一批项目,调动民间投资积极性。中国还将继续坚持对外开放政策,包括降低汽车和消费品的进口关税,放鬆金融行业和製造业市场准入和外资投资比例限制,建设更多全国性自由贸易区等。

相关文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