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主页 > 荟萃快报 >胡一帆 美中期选重点影响金融和工业

胡一帆 美中期选重点影响金融和工业

发布时间:2020-07-31  作者:   分类:荟萃快报  
胡一帆 美中期选重点影响金融和工业

我们仍预期美国中期选举结果将符合历史平均水平,民主党有60%的机会获得众议院微弱多数席位,而共和党仍将控制参议院。

总体而言,今年的政治气氛持续对民主党有利,而经济因素则利好共和党。採用多变量回归模型综合分析这些因素可看出,共和党的情况比我们刚启动此项分析时略有改善。该模型显示,共和党在众议院中将失去大约13个席位,降幅低于历史平均水平,这会使共和党在众议院中的多数地位极为微弱。不过,上述估计可能存在较大的「误差範围」,且没有将其他因素考虑在内,例如共和党即将退休的议员人数较多,导致其在职优势低于平常水平;民主党的筹资优势;特殊选举的基调等,这些都可能提高民主党在中期选举中大举获胜的机会。

当前选举已进入冲刺阶段,投票率是一个关键变数,而这是我们无法準确预测的一个指标。儘管选民在此次选举前热情高涨,但历史告诉我们,2016 年以来投票率已大幅下降。中期选举的平均投票率只有39%,远低于总统大选的56%。但投票率下降在两党支持者中并非均匀分布,因此关键问题在于哪个党能提高基本盘的投票率。

民主党赢众院倾向负面

基于以上分析,我们维持情景机会率不变。分裂的国会(民主党控制众议院、共和党控制参议院)出现的可能性较高,机会率为20%,在此情景下,两党在两院各自仅会佔非常微弱的多数。

需要提醒的是,我们估计「民主党控制国会」的情景对于风险资产的影响将是中性甚至负面。这并不是对民主党政策平台的评判,而是因为在此情景下,国会与特朗普领导下的白宫更加对立,有可能导致政治运转失灵,国会无法推进必要立法程序的风险上升。

赢得选举(以众议院席位变化为衡量标準)似乎会提振选民对于经济前景的乐观情绪。从10月份密歇根大学消费者信心指数来看,民主党的消费者预期指数位于65.3,而共和党的该项指数为85.3。因此,如果民主党在国会的席位增加(我们认为可能性很高),将会进一步提振原本就高企的经济信心。

选举结果对市场影响有限

下一届国会能通过的议案数目将有限。共和党在掌控国会两院以及白宫的情况下,仍然未能废除《可负担医疗服务法案》,税改法案是在採取所谓「和解」程序以避免「冗长演说」(filibuster)干扰的情况下才勉强获得通过。

我们认为,共和党在未来两年面临更艰巨任务的机会率高达98%。即使民主党能够锁定参众两院多数(有这种可能性但不大),其多数优势也会极其微弱,若没有特朗普的背书,将无法通过任何法案。

在关键的经济议题上,例如贸易、移民、互联网监管等,两党要幺需要跨党派合作,将部分决定权交给行政部门,要幺保持现状,直至2020年总统大选。这也是我们预期中期选举对市场影响有限的原因之一,对于美国股票板块的影响同样也有限。

两个「摇摆行业」──金融和工业,受今年中期选举结果的影响较大。

金融业方面,如果共和党继续掌控国会两院,那幺金融股的变化将微乎其微。不过,如果民主党控制众院或参众两院,这可能会从两方面产生负面影响。首先,对市场不太友好的国会可能放缓监管鬆绑的步伐,并浇灭对立法修订《多德-弗兰克法案》(Dodd-Frank Act)部分条款的期待。其次,在民主党胜出的情景下,沃特斯(Maxine Waters)和布朗(Sherrod Brown)可能会分别担任众议院金融服务和参议院银行委员会主席。他们对委员会议事日程的掌控及其意识形态和论调,至少会对金融业股价承受因消息面波动的压力。

就工业行业而言,共和党控制国会(即维持现状)是正面因素,因这有可能缓和两党相互掣肘的政治僵局。

目前共和党选民基本支持特朗普的贸易谈判,若要两党共同推动限制行政部门徵税的权力,还需要足够多的共和党人改变心意。即使在民主党掌控国会的情景下,他们也没有足够的选票来推翻总统的否决权,或者避免共和党「冗长演说」 (filibuster)的阻挠。

基本因素更为重要

如果共和党在11月6日中期选举中的表现优于预期,我们对这两个板块的看法将更加正面。不过,影响市场走势的还有更重要的因素,即使民主党意外胜出,政治因素也不太可能逾越基本面的影响。

随着2020 年总统大选渐行渐近,一旦中期选举结果尘埃落定,市场揣测将迅速变化。

相关文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