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主页 > 创意热榜 >胡一帆 【亚洲】增速缓 政策料续宽鬆

胡一帆 【亚洲】增速缓 政策料续宽鬆

发布时间:2020-07-31  作者:   分类:创意热榜  
胡一帆 【亚洲】增速缓 政策料续宽鬆

10月有两大因素需要关注,首先是中国和美国能否达成过渡协议,其次是货币政策宽鬆。

目前我们依然认为全球经济增长处于放缓态势。我们预计今年全球经济增长将从去年的3.8%降至3.2%,明年进一步放缓至3%,但美国应该不会在2020年上半年陷入衰退。此观点的主要基于我们预计中美难以在2020年11月美国总统大选前达成全面贸易协议,美国将逐步上调关税至35%,但不会全面阻止中国获得技术。另一方面,美国宽鬆货币政策持续。

信贷增长走弱

在此背景下,今年亚洲实际GDP增速很可能将从去年的6.1%降至5.4%,明年进一步放缓至5.3%。货币政策有望放宽,亚洲政策利率将在2020年底前下调25至75个基点,部分经济体的存款準备金率亦可能下调,并允许预算平衡放宽多至GDP的0.5个百分点。今年中国GDP增速应保持在6%或以上。

过去一年中,关税升级的最大影响是推高风险以及不确定性。景气指标普遍降至低点。儘管採购经理指数(PMI)尚未到极端衰退水平,但仍大致低于50荣枯线。不确定性也损及盈利能力和定价能力,导致私人部门不愿开展新投资。亚洲(中国除外)的实际投资几乎停滞,而1至8月中国固定资产投资,从去年的5.9%放缓至5.5%,信贷增长也走弱。

那幺,若要提振市场情绪还需多大的宽鬆力度?政策宽鬆是实现复甦的重要一环。通过降低资本成本,如果关税迷雾有所缓和,就有可能实现投资的渐进复甦。在低利率环境下,贸易谈判的任何好消息,将对金融市场以及企业融资和支出决策产生很大的整体影响。我们预计多数亚洲经济体将进一步降低政策利率,但步伐并非一成不变,如果增长前景更快下滑,那幺亚洲可能比预期更早减息。

过剩产能降低

在评估2019年至2020年的经济下行空间时,另一个关键因素是库存或产能过剩的程度。2014年至2016年期间,部分基础材料行业产能过剩,房地产行业则面临大量房屋库存,尤其是在中国。在2011年至2013年的信贷扩张后,整个亚洲的银行都在重建资本,但这些因素都未出现。

此外,亚洲工业生产处于周期性低谷,产能过剩问题有限。在供应链受关税影响最大的经济体(北亚)中,库存也不再上升。这些经济体的生产者价格依然疲软,但下滑之势已打住,我们需要重点关注出货与库存比率的改善程度。目前该比率上扬,解释了为何工业生产增长不再下滑。展望未来,如果中美贸易达成初步协议使得关税形势更为明朗,那幺出货与库存比率将进一步改善,并提振生产和生产者价格指数。

另一个需要关注的一个重要因素是,全球製造业订单所体现出的终端需求,该指标在长期下滑后已逐渐回稳。美国、日本和欧罗区(G3)的製造业订单,以及中国PMI新订单分项显示,我们仍然在周期低谷附近徘徊,然而,即使近期关税上调且不确定性持续,但已见到一些小幅改善。如果中美最终达成贸易协议,该指标回升的速度可能更快。

油价飙升短暂

至于关税有可能在10月和12月进一步上调。不过,中美双方都展现善意姿态并同意在10月再度谈判。近期报道显示达成过渡协议的可能性上升,或将包括中国增购美国农产品,降低部分农产品关税,以换取美国推迟关税。

近期油价飙升是另一个风险。在需求普遍疲软之际,我们认为这是由供给面冲击所致。儘管短期内油价可能飙升,但我们认为这将为时短暂。油价持续走升(12个月上涨10%)可能削弱亚洲货币宽鬆的效果,尤其是印尼、菲律宾和印度,使得2020年实际整体增速降低10至20个基点。

相关文章